首页 > 情尚 > 正文

北京知名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坚守二十年后将何去何从

2017-12-01 20:12:36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近日,一则北京知名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坚守二十年后将何去何从的新闻引起了业界关注。互联网时代呼啸而至,给实体书店带来巨大冲击。...

近日,一则“北京知名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坚守二十年后将何去何从”的新闻引起了业界关注。互联网时代呼啸而至,给实体书店带来巨大冲击。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的传统书店,尤其是受冲击非常大的人文学术书店,如何转型升级、谋求发展,再一次牵动了人们的神经。

坚守了二十年的“盛世情”

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外大街6号院11号店铺,有临街的铺面和地下室两层,面积共计70平方米。从外观来看,它并不像一个书店。走过临街的美甲店,沿着一个木制楼梯下行,才能发现楼下别有“洞天”。

上万册书挤满了地下不足50平方米的空间,密密实实地排在6排书架和周围的书柜上,不宽的走道上也摞满了书。在售书籍,以人文学术和部分影印版古籍为主。《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善本书所见录》,线装《四松堂集付刻底本》,《两周金文虚词研究》《金文标准器铭文综合研究》,介绍戈雅、弗美尔、委拉斯开兹、勃鲁盖尔、卢梭、普桑、勃拉克的世界名画家全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论导演与表演》等“冷门”书籍,彰显着书店的定位和特色。

“把临街的铺面租出去,增加一部分房租收入,是应对租金上涨的无奈之举。”盛世情书店老板范玉福向记者介绍。

在书籍销售行业经营了30年之久的范玉福,赶上过20世纪90年代书店的“春天”,“那个时候的人,真爱看书呀!街边卖书的地摊上都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范玉福当时在北京师范大学附近租了店面,开了这家书店,铺面大的时候有好几层,陈列着四五万种书,还雇有不少员工。

人文学术书店:转型之路在何方

读者周兴见证过盛世情那时的辉煌,当时在中央戏剧学院读书的他来北师大听课,途经这家书店,走进来逛一逛就被里面的图书吸引了。多年后他从法国留学回来也还会不时来店里淘书,“这里仍然有许多绝版好书,如20世纪80年代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的高尔斯华绥的《白猿》等,只是现在店面小了很多”。

“大概是从2005年互联网普及之后,来店里逛的人渐渐少了。”范玉福切实感受到了互联网书店和电子化阅读带来的冲击。为应对生存危机,范玉福首先减少了营业面积,其次不得不缩减员工数量和库存。当下,书店就剩下他和妻子两人勉力支撑。

人文学术书店:转型之路在何方

人文学术书店:转型之路在何方

本文图片为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外大街的盛世情书店。

“书店开了这么多年,有感情。再加上有一部分爱好人文与学术书籍的固定读者,关张了我怕他们找不到地儿。”即便经营十分困难,范玉福还是坚持了下来。直至今年11月初,收到房屋出租方通知他不再续租的函,他才认真思考书店去留的问题。

“盛世情守着北师大百年老校,来自全国的学子和海内外学者都是它的‘地下客’。青年学生和白发教授常在过道里擦身而过,这是一种独特的文化体验。更重要的,这是一家坚守学术品位和文化精神的书店,专一而执着,朴实无华却深藏珠玑,常让读者有意外的惊喜。这样的文化空间,应该留存下来。”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杨澄宇说。

互联网+,是冲击也是启示

杨澄宇觉察到,书店减少并非一时一地现象,在全球范围内,即便是全民阅读率高的国家,人文学术类的实体书店数量减少也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以伦敦为例,查令十字街的旧书店已屈指可数”。

就实体书店而言,近两年增长较快的是机场书店和超市书店。其中,机场书店以职场人士为主要阅读群体,类型小说、经管励志、旅游历史有很好的销量,而生活、育儿、家教类图书,则在超市书店有比较好的表现。与此形成对照的是,人文学术书店的数量在萎缩。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编辑翟德芳分析,与实体书店相比,网络书店具备的优势是折扣销售、海量库存以及依靠物流几乎可以抵达全国任何地方的营销网络,且几乎不需要租金成本。现实生活中,进行实体书籍陈列的书店几乎没有办法媲美其品类和销售网。他承认,互联网和来自各行业的资本给传统书店带来了巨大冲击,但实体书店也有自己的优势,如专业化的选书眼光、让读者“遇见一本好书”的体验感、“文化空间”的概念和富有特色的沙龙活动等,“互联网的诞生在给传统书业以致命打击的同时,也创造了最有力的改革启示。面对变化,最有力的回应就是拥抱变化”。

运用互联网创建新的营销网络,深度开发书店这片“文化空间”,通过多样化的产品增加用户黏性,成为多家人文学术书店的现实选择。万圣书园扩大了图书经营的品类,在官网上开辟“网上订购”专区,并利用其专家学者资源共同打造了一款荐书、卖书的APP。单向街书店在实体店面定期组织文化沙龙,开辟餐饮产业,出版自己的杂志,在喜马拉雅网站推送自己的荐书音频,开拓线上线下多种渠道销售自己设计的日历、书签、笔记本等文创产品。

两年前,范玉福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开办了线上书店,现在网上销售额能占一个月流水的三分之一左右,服务对象也从北京延伸到了全国。记者采访当日,《淮海集笺注》《吴梅村全集》《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史部·杂史类·扬州府志》《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的嬗变》等书籍,被打包好了,发往湖北武汉、河南郑州、江苏徐州、福建南平等地的读者。

积极走出去,为城市文化建设开辟空间

“沿着北戴河海边走上几百米远,有一栋灰色的建筑,孤零零地矗立在海边,与大海为伴。从北边的门进去,正好看到两层的一个看书的空间,孤独感瞬间消失,让人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坐在这里的人,透过玻璃窗户,潮起潮落尽在眼前”——三联书店与秦皇岛市共建的“海边最孤独的图书馆”网上走红之后,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应。翟德芳透露,目前已有多个城市联系三联书店,希望能与他们共建公益图书馆,“这是对三联品牌以及人文情怀的信任”。

翟德芳表示,近年来明显感到国家和社会各界对读书事业的高度重视。从“全民阅读计划”发布,《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到各级政府制定具体的实施细则,加大财政资金对阅读和实体书店建设的扶持力度,鼓励书店开展特色文化活动,促进作者读者交流,一个覆盖全国、打通读书多个环节的阅读支持体系正在形成。与此同时,一些富有远见的企业和社会团体也加入进来,参与全民阅读建设。

“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实体书店扶持资金管理办法(试行)》以及相关项目管理规定和评审细则均已出台,拟在五年内投入亿元资金重点扶持400~500家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实体书店。目前,朝阳区已在三里屯为三联谋划创办实体书店,海淀区正考虑将三联在同方广场的实体店迁往五道口商业区,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新店也已开始营业,各地均只象征性地收取少量租金。而三联也在积极走出去,和企业共建‘读者驿站’,让阅读理念深入各类经济实体。”翟德芳说。

杨澄宇分析,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当前各类实体书店经营最大的成本来源于不断上涨的房租,如政府能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或参与协调,号召相关经营主体给予文化事业一定的支持,则能给实体书店带来坚守下去的信心。

“北京有5000余家实体书店,虽然并非每家都拥有三联那样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影响力,但人文学术书店能发挥所长,往特色书店转型。当前北京正在建设社区书店,诸如盛世情这样的小型书店可以参与进来,既为城市文化氛围的建设贡献力量,又为自身生存发展开辟新的空间。”杨澄宇说,“全国一年大概出版50万余种书籍,专业书店经营者能为读者提供真正有价值的好书。”

发稿前,范玉福告知记者,“盛世情合约到期面临清退”的新闻发布后,西城区文化委员会高度重视,已积极参与协调续租问题,并表示将加大对书店的支持。“能够继续开下去,我就把上面的美甲店收回来,好好干!加强文史类书籍的供应,再把店面重新装修一下,让它看起来美一些。毕竟,读书是一件那么好的事情。”范玉福说。

责任编辑:hnmd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