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 正文

河南71岁老人五战高考 目标很明确:河大

2020-07-07 09:19:00来源:东方今报  

7月4日清晨,柳玉春在村头一片杨树林里看书柳玉春全靠自学命运像水车的轮子一样旋转着,昨天还高高在上的人,今天却屈居人下。如果看过《堂吉

7月4日清晨,柳玉春在村头一片杨树林里看书

柳玉春全靠自学

“命运像水车的轮子一样旋转着,昨天还高高在上的人,今天却屈居人下。”

如果看过《堂吉诃德》,柳玉春应该对这句话颇有感触。上世纪90年代河南滑县第一个农民企业家,村里第一个“万元户”,如今家徒四壁,却在四年前发愤考大学。

2020年柳玉春71岁,即将五战高考。不过他考大学,并非只是为了“圆梦”:他需要运用大学的图书馆查找资料,辅助自己写作,通过学习法律为乡亲们提供援助。他还想趁着身体还不错,把破败的厂子重新开起来。

四年执念河大,只为“借用”图书馆

7月4日清晨,河南滑县枣村乡枣村集村的一片杨树林里,柳玉春正在翻书。风从田野中吹过,树叶沙沙响,抖出蝉鸣和鸟叫,映衬得四周愈发安静。

柳玉春坐着一个矮凳子,伏在较高木凳上,脚边堆着一摞教材和参考书。见我们来,他笑着起身迎接。

“每天早上6点起,先背一小时书,回去做早饭。上午学数学,下午学语文和文综。”柳玉春告诉记者,四年里,只要不务工,他几乎都是这样度过。

四年前的6月7日,柳玉春第一次坐在滑县的高考考场,对着陌生的答题卡发呆,周边是和外孙女、外孙差不多大的考生。他上一次高考,还是1978年,那年他没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后来,柳玉春开过食品加工厂,厂子倒闭了,在周边打零工,但对学习和读书的向往一直没变:他曾自费上过两期函授法律班,也购买或者借阅一些书籍:《经济研究》、《民主与法制》、马列著作……他告诉记者,《资本论》看了不下20遍,其间深有感触,迸发了写作的愿望。但写作需要阅读大量材料,而彼时的他,婚姻已经破裂,孩子在外省,一人独守着空荡的房子。

在柳玉春的房子外,贴有一张精准脱贫的单子。上面显示,2017年他被识别为因缺劳力致贫,享受了产业扶贫和危房改造等补贴。

经济窘迫,柳玉春想到了“借用”图书馆。哪里的图书馆最好?大学!大学?一个离自己太遥远的词汇。正当犹豫不决时,他在电视上看到85岁老人参加高考,立刻激动起来:我还不到70岁,身体健康,可以参加高考啊!

那一年,柳玉春拾起了课本。数学基本忘完了,全靠自学,草纸堆起来有一人多高,第二年过了专科线。很快,这位高龄考生的故事受到媒体关注,成为当地的“名人”。不过,人们迟迟没有看到柳玉春拿着录取通知书,走入校门的时刻。

“我想考河南大学。”一言既出,引发不少争议。实际上,由于没有英语基础,柳玉春放弃了这一科目,自学其他几科,2019年分数也没有超过300分。有人说,根据他的情况,考一本院校可能性几乎为零,有人质疑他在炒作。

柳玉春说,对河大的执念,其实是希望拿到一张进入河大图书馆的“入场券”。

“如果当年有文化知识,厂子也不至于倒闭”

对于柳玉春来说,坚持高考并非单纯为“圆梦”。除了需要借用大学图书馆看书,他还希望学习法律专业,义务为乡亲们提供援助;想趁着身体还不错,把破败的厂子重新开起来。

这些愿望,都和他的切身经历有关。

上世纪80年代,村里实施包产到户后,粮食产量上去了,要把这些粮食都卖掉却很困难。看着遍地的芝麻,柳玉春决定做芝麻酥糖,赚钱后又扩大经营,做罐头、果脯等食品,还为厂子注册登记了“滑县枣村玉春罐头厂”。

泛黄的经营资料、证书,记录着他曾经的辉煌:村里第一个“万元户”,滑县第一位农民企业家,厂子红火的时候有200多名工人,芝麻糖卖到省会郑州,杏脯从青岛出口到日本,被媒体报道……然而,这一切在1992年遭遇“滑铁卢”:他将百万投资到错误的项目后不幸被骗,随后家庭破裂,一切回到最初。为了谋生,他外出打工,但不善干体力活的他,多年经济也不见好转。

柳玉春觉得,很多经历都与缺乏文化知识有关,如果自己懂法学法,也不用借钱去请律师,当年开厂也不会被骗;如果当年有文化知识,厂子也不至于倒闭。“老百姓很容易吃亏在没文化上。我想学点法,以后乡亲们需要咨询法律问题,我可以免费帮他们。”他认为,学习最大的用处就是,自己能做事,也能为别人办点事。

从“疯子”到“榜样” 希望践行终身学习

一手拿书,一手搬着板凳,走在乡间小路上,总有路过的邻居给柳玉春打招呼:“去学习呀!”

邻居张兰香对上二年级的小孙女说:“看柳爷爷年纪这么大了,学习这么努力,你也要好好学啊!”小女孩看着柳玉春,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柳玉春露出喜悦的笑。张兰香告诉记者,对于柳玉春高考的事儿,大伙儿都觉得很佩服,盼着他能早日考上大学。

“我们国家提了多少年的终身学习,在农村还没有形成氛围,看到有的娃年纪轻轻,整天打麻将,我都替他心疼(时间)。”柳玉春说,最初自己要考大学时,不少人议论自己“疯了”;被媒体报道后,社会反响良好,开始有人专门带着孩子来“学习”,大家的看法也在逐渐改变。令他欣喜的是,这两年报名时,发现了不少“大龄考生”,有的是抱着孩子的妇女,有的是中年人。村里一位姓王的退休教师,每年都开着电动车接送他考试。

家人虽然不在身边,也对他表示支持。不少备考资料,就是南京的外甥女寄的。看着姥爷读书如此吃力,她对柳玉春说:“姥爷,你想写书尽管写,考不上也没事儿。需要啥资料,我想办法找来寄给你。”

“能考上,能考上。”今年,柳玉春下定了决心,“只要过线,都要去上了!年龄大了,想做的事还有很多,要抓紧时间。”

柳玉春不会上网,从别人那里听到网友评论,逐渐发现了另一个重要意义:“河南是高考大省,但是只有一小部分学生能考上好大学。我想用自己的行动给他们鼓励,70多岁的老人自学都能考上,年轻人更不能放弃大好时光。”

柳玉春说,自己很少去后悔过去的事,因为当时,并没有什么选择的机会。他把这种感悟,写到有一年的高考作文中:

“我想给十八年前的自己写一封信。那时,你的很多债务被免了,有心情规划自己了。你应该把在农村的经验捡起来,继续在农村干事业。但你跟着人家到城市打工了。打了好多年工,生活上还是没有好转。”

“主要是,当时你也没好的条件。我真想把现在农村的好环境、好条件邮寄给你……现在有这些好环境好条件,可惜我已经慢慢拿不起锄头,但我还是没有放弃。我又来参加考大学了,不是非要当城里人,我是想给年轻人做个榜样,有好环境好条件,要珍惜,遇到困难不要怕,敢拼搏,敢从头再来。”(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王姝/文记者沈翔/图)

责任编辑:hnmd003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