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尚 > 正文

铁裁缝高凤林 为火箭“焊心”38年

2018-11-23 10:01:42来源:新京报  

高凤林的额头至今留着一个圆形疤痕,他戏称“开天眼”。这是在一次攻坚任务中受的伤,碗口大的砂轮意外破裂,碎渣直接扎进了高凤林脸部。

首都航天机械有限公司,特种熔融焊接工,高凤林班组组长,国家高级技师,中华全国总工会兼职副主席高凤林。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高凤林的额头至今留着一个圆形疤痕,他戏称“开天眼”。这是在一次攻坚任务中受的伤,碗口大的砂轮意外破裂,碎渣直接扎进了高凤林脸部。刚开始他没在意,在厂里的保健站缝合了伤口,但拆线后额头一直鼓着大包,一年多也没见好。

1999年高凤林受邀参加崔永元的《实话实说》栏目,当时的编导看到高凤林的伤口,介绍他去北京友谊医院熟知的外科医生那儿看看。医生本以为是异物囊肿,拆开伤口才发现,里面全都是碎砂轮片子,只能拿着探针一块块取出。

这是从事火箭发动机焊接工作38年留给他的印记之一。

纵览中国航天事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62年历史,无数个像高凤林师傅一样的一线工人,倚靠丰富精湛的制造技术,在关键工艺节点中层层突破。

初出茅庐

1978年,16岁的高凤林以高分考入隶属于首都航天机械有限公司的技校,他所在的班是焊接工艺与制造班。这个班并非他的第一志愿。他更倾心大机床,渴望以后在厂里的大设备上施展才华。对焊接没兴趣导致高凤林成绩一路下滑。

一次偶然的机会,高凤林到了厂里焊接师傅陈继凤所在的14车间学习。这个车间专门负责火箭发动机的焊接,也就是制造火箭“心脏”。

亲眼见证了老师傅们在操作台的熟练工艺,这令年轻的高凤林印象深刻。一名制造火箭“心脏”的特种熔融焊接工,工作时装备并不特殊:焊枪、防护帽、双层手套和放大镜。虽说都是焊工,但这与寻常的焊工有极大差别。

发动机是火箭的动力和源泉。尽管车间里有激光跟踪、视觉追踪等智能设备,可以模仿人的眼睛去抓取信号。但在一个焊点宽度仅有0.16毫米的微小空间进行处理,且需将时间误差控制在0.1秒之内,难度极大——而这一切,目前仍旧无法以机器替代人工精准完成。

焊接也讲究审美。在保证内外质量的同时,宽窄高低一致性、保护色漂亮与否,都是衡量基本功的数据,而这一切都会在15倍放大镜下进行检验。

在那个职工平均月工资只有几十元的年代,火箭发动机所需的氩弧焊工艺,仅单瓶高纯氩的耗费就高达6万元。也正因为如此,氩弧焊工被称为“金手”。

在实习中,高凤林的勤快、能吃苦、基本功扎实给师傅陈继凤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觉得高凤林极具潜力。

师傅陈继凤曾告诉他,做好焊接要靠“三性”:稳定性、协调性和悟性。技能的纯熟可以通过反复练习来提升,高凤林就在休息时举着铁块磨炼耐力,吃饭时用筷子练习送焊丝的动作,甚至冒着高温观察铁水的流动规律。

参观结束返校,高凤林也重新思考了自己未来将从事工作的意义,开始苦练技艺,成绩也有了质的飞越。

毕业时,高凤林阴差阳错被分配到45车间,担任安装工人。为了将人才留在最适合的岗位,陈继凤和当时的几位厂领导愣是跑到人事处去把高凤林调回了14车间。

“攻坚能手”

刚到厂里一年多,高凤林很快便崭露头角。

师傅陈继凤让他参与长征三号运载火箭发动机燃烧室的研制。即使是有七八年经验的焊工,一般也不会轻易获得如此重要的产品焊接工作,况且这还是当时最先进的发动机产品。

“小高”一点没怵,拿着焊枪、戴着焊帽就上了操作台。也是这一次,车间里的人见识到这位年轻人的高超技艺,“焊得比师傅还漂亮!”

20世纪90年代初,为庆祝航天事业创建35周年,当时的航天部举办了航天系统青工技术比赛。高凤林一举拿下实践第一、理论第二的好成绩。这次比赛后,高凤林的名气走出了211厂,时常有厂外甚至国外的项目,在遇到关键技术难题时辗转找到高凤林“救火”。

在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膜盒的焊接生产中,就曾面临技术难题:要在薄如发丝的高精密度焊接中保证零件不变形,同时还要通过氦气检漏的考验。高凤林受邀前往,从工艺过程、夹具设计到焊接生产都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方案,并最终攻克下这一难题。

2007年,长征五号新二级火箭的发动机在试射台上出现高难度问题。火箭设计部所发函邀请高凤林上台补焊。操作在半山腰上,近似盲焊的状态,并且为了减少燃料挥发,要赶在天黑之前完成抢修。

高凤林紧张极了,浑身被汗水浸透,按理说经验丰富的高凤林不应该产生如此反应。时隔八年,他回忆起当时的状态,认为还是高压下有点太过在意虚荣,“当时想,今天要拿不下来,前半生的荣誉就栽这儿了。”

令高凤林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与诺贝尔奖得主丁肇中的合作。十二年前,由全球16个国家和地区参与的AMS-02暗物质与反物质探测器项目遇到制造难题。当时的探测器使用的是液流氦低温超导电磁装置,焊接导致装备变形。

丁肇中邀请高凤林前往解决。在操作方案的论证会上,高凤林提出了一个设计方案,是此前该领域专家未曾成功尝试的创新。多次论证试验后,高凤林成功解决了这项国际难题。

过去几十年中,高凤林曾先后攻克航天焊接200多项难关,包括为16个国家参与的国际项目攻坚,被美国宇航局委以特派专家身份督导实施,并著有论文30多篇。2014年底他携三项成果参加德国纽伦堡国际发明展,项目全部摘得金奖。

长成大师

自1980进厂后至今,高凤林一直坚守在车间一线,这一呆就是38年。从“小高”变成了“老高”。

车间角落的会议室里,金色的奖杯奖牌、红绒锦旗占满了靠窗的那面墙。这些年总共获得了多少奖项,高凤林没有细算过,但“100多项肯定是有的。”长三甲系列运载火箭、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氢氧发动机喷管,都出自他手中。

早在1999年,高凤林曾在“五一”时作为嘉宾受邀参加崔永元的《实话实说》。用高凤林自己的话说,节目播出后火爆的程度,简直让他“两个月都不太敢出门”。在2015年央视纪录片《大国工匠》里,开篇介绍的第一人便是高凤林。

大师的长成并非偶然和运气。除了精进焊接技艺,从1988年开始,高凤林还陆续报考大专、本科,自学研究生课程。

2011年,高凤林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正式挂牌,这是人社部在全国首批命名的技能大师工作室之一。以师傅带徒弟的形式,将科研与技术融汇在一起。

师傅陈继凤的角色如今由高凤林接棒,老师傅的理念也传承给现在的年轻焊工。

老高今年56岁,按照国家相关规定,从事有害工种可以选择提前退休,但他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干。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徒弟们虽然已经出师,但有时在心理素质上还需要师傅“推一把”。

一次,航天焊接系统组织了技能比赛,高凤林让其中一名徒弟去参加,但对方露怯,“要不算了吧”。在高凤林的一再坚持下,徒弟才答应。令人惊喜的是,徒弟在比赛中还拿了第一名。

“我知道其实他肯定没问题,就是缺一份勇气。”高凤林说,在一线攻关的重要时刻,徒弟们偶尔还会退缩,“万一要焊坏怎么办?我真是不敢,还是您来吧。”焊枪又交还到师傅手中。

为了培养徒弟们面对困难不退缩的精神,高凤林还组织大家一起观看《亮剑》和士兵突击,“有时候他们只差最后100米。”

如今,高凤林工作室有十几名徒弟,都是焊接加工领域的高技能人才。无论是特级技师、高级技师数量还是获奖比例,在6800多人的211厂区都名列前茅。(记者 杜雯雯)

.

.

.

财经快报网 http://news.17car.com.cn/

责任编辑:hnmd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