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 正文

任正非回应退休:根据需要决定

2019-09-17 13:58:56来源:观察者  

9月16日,华为“心声社区”刊登了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于10日接受采访纪要。

lis:像这样激进的方案,您认为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实现?几年?还是很快就可以实现?

任正非:很快。

Patrick Foulis:有可能在2020年大选之前吗?

任正非:这与美国大选没有关系,我们聊天中从来没有提到大选这个事情。

7、David Rennie:我想问您一个关于政治和文化的问题。之前我在美国工作时,很多美国重要的政客都说中国当时的崛起速度很快,但是美国手里还有一个法宝,就是美国的民主、言论自由,包括大学学生可以自由地学习和思考。您觉得在创新方面,民主政治体制是不是相比其它政治体制更有优势?

任正非:创新的基础还是学术自由,有自由的学术思想、自由的研究方向,这是很重要的。美国无疑拥有世界上最利于创新的土壤,互联网出现后,人们获取各种信息更加方便自由,特别是理工科的论文并不具有意识形态,在全世界可以自由发布分享。

比如5G技术来源,是土耳其数学教授Arikan2007年的一篇数学论文。十多年前,他发布论文后的两个月,我们发现了这篇论文,就投入了庞大的研究力量,把它解析成了今天的5G标准。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思想还是百花齐放的,华为还有非常多的外国科学家,我们努力吸取这个时代的营养,让自己快速前进。

8、David Rennie:刚才提到香港。最近看到香港一家民营企业国泰航空,被迫替换了高层、开除了员工,纯粹是因为政治因素,因为其员工在香港参加了示威。

任正非:香港的情况恰恰是极端资本主义造成的,大资本家们挣了非常多的钱,连小报亭、地下停车场、咖啡厅很多都是他们掌控的,拿走了太多的利益,普通

老百姓没有多少钱,很多人生活水平很低。

我看了国家民航总局对国泰航空的通报,国泰有些机师、空乘有暴力冲击的行为,民航局担心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出现极端思维,有可能造成安全问题,所以要求国泰航空要管控飞往内地的飞行活动。因为担心飞行安全,采取这样的管理措施应该是合理的,而且并没有限制国泰航空飞往其他地方的飞机。我一个人认为,中央政府在处理香港问题上是很明智的,一国两制,我们这边的管理和香港的管理是不一样的。香港游行、示威、喊口号应该是允许的,但是有破坏行为就不合适了。直到今天,中央政府没有做任何行为,但是香港再继续这样下去,商业会受影响,金融会受影响,旅游也会受影响,再影响下去,穷人的生活更不能解决。香港现在的状况是要反思贫富差距不能太大,不能有极端贫困。

中国政府在消除贫困上做了很多努力。这几年,我沿着新疆、西藏、云南这些边境走过,边疆老百姓的生活改善非常大,特别是西藏,西藏改善比新疆还大,都很稳定,亲眼一看才知道是什么情况。以后应该开放给更多外国记者去这些地方看一看。我亲自走过云南、贵州、西藏、新疆等地方的贫困地区,亲眼看到人们的生活改善,相信中国不会出现颜色革命。

9、David Rennie:政治方面问您最后一个问题,前面很多的采访都问到您女儿孟晚舟事件,现在有两个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扣押,根据中国外交部说法,说此事是为了给加拿大政府一个教训。我们也从加拿大使馆了解到,其中一位是前加拿大外交人员。现在不知道他们被关押在哪个地方,而且他们不能见律师、不能见家人,也不能打电话。除了几名加拿大外交人员,他们没有和其他人沟通过。他们的眼镜被没收,连书都看不了。我相信这个情况有人跟您描述过,您怎么看这两个加拿大人受到的待遇?您认为这样对待他们合适吗?中国政府是否应该允许他们见律师?您的女儿现在在加拿大也是被扣押,但是可以见律师、见家人,也可以在温哥华走动。这两个加拿大人受到的待遇完全不一样,您怎么看?

任正非:对于这两个人的事,我一无所知,国家怎么做事,我们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孟晚舟本身没有犯罪,逮捕孟晚舟就是一个错误,要依靠法庭来解决。他们的事情没有人跟我讲过,没有必要跟我讲,我也没有渠道去知道这个事。

10、Hal Hodson:华为作为网络基础设施领域最大的企业之一,过去二十年不断的发展壮大,越来越成为情报机构的目标,不仅仅是后门问题,也有渗透、业务运营安全的问题。能否介绍一下华为如何确保业务运营安全,以及采取了哪些反制措施?

任正非:第一,华为坚持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坚定不移地实行欧洲GDPR标准,全面贯

责任编辑:hnmd003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