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2017年悲催基金血泪:交银两混基难兄难弟携手垫底

2018-01-09 13:58:09来源:中国经济网  

在A股的投资当中,不同基金的持股高度趋同是件危险的事情,但同时也是很常见的事情,如果买对了自然能达到双赢的效果,但如果买错了,那就...

在A股的投资当中,不同基金的持股高度趋同是件危险的事情,但同时也是很常见的事情,如果买对了自然能达到双赢的效果,但如果买错了,那就是“满盘皆输”,而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旗下的交银先锋(519698)和交银数据产业(519773)却恰恰成为了后者。

数据显示,这两只基金同为芮晨管理,但在去年全年的业绩排名中则以-20.67%和-19.55%“手拉手”双双垫底。与此同时,从交银施罗德旗下的混合型基金全年表现来看,有八成产品的业绩都跑输同类均值水平,甚至六只混基出现全年亏损,这对于一家有外资背景的基金公司而言实在颇为尴尬。

白马成长股得而复失 投资水平需要反思

在去年混合型基金的跌幅榜中,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旗下的交银先锋(519698)和交银数据产业(519773)分别以-20.67%、-19.55%的糟糕表现排名跌幅榜前列,俨然成为一对难兄难弟。

从两只基金的基金简介来看,交银先锋的投资策略是“通过优选成长性好、成长具有可持续性、成长质量优良、定价相对合理的股票,特别是处于快速成长过程中的中型及小型企业股票进行投资。”

而交银数据产业的投资策略主要是投资“产生并存储着海量的数据资源的上游资源型公司;依托在数据处理技术上具有卡位优势的中游技术型公司,以及通过对开放数据的交叉关联运用对数据资源实现大数据价值挖掘后的下游平台型公司。”

对比来看,虽然大体上两只基金都主要以成长股为主,但显然交银先锋的投资范围更大,也更容易将成长股中的白马股纳入其中,然而事实却事与愿违。

从已经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看,两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完全一样,均是恒华科技、盛通股份、东百集团、泰格医药、和晶科技、全信股份、银信科技、联明股份、青岛金王、华宇软件。而且所持仓位也大致相当,前者占基金净值比例的69.00%,后者为68.18%,这也让两只基金的命运完全相同。

从上述十只股票的三季度走势看,有六只都为下跌状态。最多的和晶科技跌幅为-13.43%,另外的东百集团、联明股份、华宇软件的季度跌幅也都超过了5%,这还是在去年四个季度中市场表现最好的第三季度所持股票的表现。

而从一、二季度的持股走势上看,情况则更加糟糕。交银先锋与交银数据产业在二季度里均有八只股票收跌,其中跌幅超过10%的有六只。而在一季度里,两只基金除一只股票停牌外,另外分别有六只和五只股票收跌。是不是看起来情形总是差不多?那是因为它们在去年各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最少也有98%以上都是相同的。

值得注意的是,交银数据产业在去年一季度里持有过三安光电,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这是一只典型的成长白马股,也是目前排名世界第二的LED芯片供应商。在一季度里该股上涨了19.71%,从二季度开始,交银数据产业即对其进行了减持,不再位列前十之中,但这并不妨碍股价的继续上涨,二、三季度里三安光电股价继续合计上涨了42%,并在四季度里最高又上涨了30%。如果按交银数据产业的投资策略,三安光电完全应该属于上游资源型公司,但可惜交银数据产业却没能坚定持有,以至于错过了大牛股。

资料显示,交银数据产业(519773)成立于2016年8月16日,截止2018年1月5日收盘,其累计单位净值表现却是下跌了23.80%。相比之下,虽然交银先锋(519698)成立于2009年4月10日,累计单位净值上涨了50.80%,但其最近2年却一直处于同类排名的不佳状态。

“一拖三”基金经理无一产品正回报

要说这样糟糕业绩的始作俑者,还要归属上述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芮晨。据悉,芮晨从2015年8月15日接手交银先锋混合,至今任职2年又147天;从2016年8月16日管理交银数据产业,至今任职1年又145天,虽然相差达1年,但任职回报却很相近,前者为-25.46%,后者为-23.80%。而芮晨管理的另一只混合型基金交银科技创新灵活的任职回报为-4.87%,三只基金全部跑输同类均值水平。

资料显示,芮晨2007年-2009年任深圳尚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研究副总监;2009年-2013年任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行业研究员、投资经理;2013年-2014年任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主办。2015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自2015年5月18日起担任基金经理职务至今,在交银施罗德任基金经理职务的累计时间为2年又236天。

在2017年半年报中,芮晨对交银先锋(519698)和交银数据产业(519773)两只基金过往的表现总结道:“本基金上半年保持高仓位运行,由于更看好新兴成长行业,主要的仓位也都布局在这个方向上,所以本基金上半年业绩受到影响。”而对2017年下半年的判断为:“上半年股票市场已经表现出不少赚钱效应。在行业上,我们仍然看好新兴成长方向,成长型股票经过持续两年的估值压缩,一些真成长的公司估值已经较为合理,有些公司2018年的动态估值已经下降到20倍以下,我们认为2017年下半年或是布局、配置这些真正成长型股票的机会。”

但回过头看,周期股、传统消费股在2017年下半年里依然没有停止上涨的脚步,反观交银先锋和交银数据产业两只基金共同持有的股票,如果芮晨没有在四季度换股的话,其一直持有的恒华科技、盛通股份、和晶科技、全信股份、银信科技、联明股份在2017年全年的跌幅分别为-23.61%、-40.14%、-18.45%、-42.20%、-37.64%、-49.29%。

或许是受到业绩不佳的影响,交银先锋和交银数据产业两只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均在近年来呈现出持续缩水的特征。具体来看,交银先锋在2015年年底达到了28.32亿元的高点后便一路缩水,到2017年年底时仅为8.99亿元,降幅为68%。交银数据产业成立时间较晚,但从成立后就一直缩水,到2017年年底时仅为7.43亿元,相比刚成立时的14.56亿元,缩水了一半。

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05年8月4日成立,是由交通银行和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国际集装箱海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的合资基金管理公司,三方持股比例分别为65%、30%、5%。但即便是很早就拥有外资背景,对其发展的助推也并不明显。

2013年时,交银的公募规模排名为行业第20名;2014年排在第35名;2015年排在第27名;2016年排在第24名;2017年还是排在第24名,可见其近几年的规模变化与同类公司相比并不明显。

而在业绩表现上,交银施罗德也并不起眼。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在针对A股的投资中,目前该公司仅有两只普通股票型基金,除一只为去年3月份新成立外,就只剩下交银消费新驱动了。2017年该基金的累计单位净值收益为24.64%,在195只同类型产品中排名第63名,处于前三分之一,排名上看算不错,但在持股风格上主要偏重医药股,对于众多在去年大幅上涨的消费龙头公司,其也仅仅持有伊利和五粮液,而且五粮液还从二季度就减持了。也就是说,如果以是否进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看,在五粮液去年137.88%的涨幅中,其仅赚到了25.37%,从这一点看该基金经理对行情判断的差距着实不小。

而在混合型基金方面,在有可比数据的39只产品中(各份额分开计算),有6只在去年都出现了亏损,而跑赢15.34%同类均值水平的产品数量仅有8只,占39只产品的20%。

责任编辑:hnmd003